近期,黃子韜再一次憑著非同一般的腦洞大開,變成了被“綜藝節目之王”垂青的男生。

在《萌探探探案》最新一期綜藝節目中,謎之自信心的黃子韜總算惹了公憤。被他氣暈了的沙溢、那英和楊迪,在衷于黃子韜並不是臥底的狀況下,或是決策滅掉他,沙溢乃至坦言:“我含著淚,也得將你‘斃’了。”

做為愛奇藝視頻打造出的“迷綜跑道”上的第一部著作,《萌探探探案》的第一槍打得洪亮。綜藝節目但是剛開播2期,便憑著一群“坐那聊天兒都漂亮”的寶藏嘉賓,在“笑嘔吐”的經常霸屏中,取得成功“起降”。
 

升階版“明偵”或是實景拍攝版“金牌”?

 
有別于《明星大偵探》的原創臺本,《萌探探探案》的邏輯推理情境是中國各種影視製作IP,例如《潛伏》《慶餘年》《家有兒女》等。綜藝節目依據原故事情節開展實景拍攝復原、改寫,七位嘉賓構成“萌探團”,穿越到IP當場,進行邏輯推理每日任務。

集聚了“從與眾不同”的孫紅雷、“全憑感覺”的那英、“攪亂王”黃子韜、“隨時取出木梳”的楊紫等一眾“綜藝節目寶藏明星”,《萌探探探案》明著了便是要讓螢幕內外的嘉賓與觀眾們一同歡樂。

尤其是當孫紅雷、黃子韜、沙溢、楊迪、宋亞軒、那英、楊紫七位明星嘉賓坐成一排,勤奮順藤摸瓜、說動彼此之間找尋出那天晚上的臥底時,卻被黃子韜用“社會心理學+神邏輯”帶跑,也是讓綜藝節目實際效果打滿。

但做為一檔邏輯推理綜藝節目,《萌探探探案》的邏輯推理一部分並不盡人意。

科幻作家韓松說過,讀邏輯推理,讀到不由自主中就“好像是高潮迭起趕到,在人的大腦裡邊放煙火一樣”。他覺得這正反映出了種類文學類超過別的文學類的設計方案性——從邏輯性、陰謀到劇情設計方案,及其問世於科學研究基本以上的視覺效果奇景,都十分刺激性。

從這一方面而言,《萌探探探案》的邏輯推理一部分毫無疑問是不過關的。

“儘管卡司天資點滿能令人忽視別的薄弱點,但務必認可的是,當那樣一群達人在《萌探探探案》中玩遊戲時,我恍惚間間又看到了《王牌對王牌》裡‘王牌家族’的影子。”

線民對其一陣見血的點評,足夠歸納《萌探探探案》的薄弱點所屬——沒有偵探,沒有懸疑推理,邏輯推理一部分全靠NPC(非玩家角色),佈局謀篇則根據手機遊戲。

雖然電影導演吳彤將其界定為“非非常燒腦線路”,但兩極分化的點評,或是為綜藝節目產生了新的難題——邏輯推理類綜藝節目,究竟 應當重笑料,或是重邏輯推理?
 

重笑料或是重邏輯推理?

 
實際上,《萌探探探案》所遭遇的左右為難,也恰好是邏輯推理類綜藝節目一同的困境。

從2016年《明星大偵探》開播逐漸,懸疑推理類綜藝節目便五花八門。有跳躍性思維尖子生沖關的《名偵探學院》,有被稱作“開播版明偵”的《我是大偵探》,也是有主推可怕與逃離的《密室大逃脫》,現如今又擁有全實景拍攝沉浸式體驗的《萌探探探案》。

從各種視頻平臺發佈的綜藝片單看來,第三季度等候著觀眾們的,也有種類不一樣、規模不一、千姿百態的各種邏輯推理類綜藝節目,如《最後的贏家》《奇異劇本鯊》《閃耀的偵探家族》這些。

不言而喻,在中國,邏輯推理類綜藝節目擁有 充足豐富的土壤層。但遺憾的是,目前為止,真真正正保證憑著用戶評價爆紅的邏輯推理類綜藝節目,僅有一部《明星大偵探》。

那麼觀眾們看《明星大偵探》究竟 在看啥?弄懂這個問題,也許能在一定水準上解釋私家偵探邏輯推理類綜藝節目的穩定性這一難點。

從綜藝節目發展趨勢運動軌跡看來,這檔踏過六季坎坎坷坷的綜藝節目,過去曾經歷過三次重特大改革創新。

第一次,是針對綜藝節目內容的豐富。

從第一季綜藝節目設計風格看來,那時的《明星大偵探》無論是從總體的架構或是臺本的設定,仍擁有 其其前身韓國綜藝《犯罪現場》的身影。因而,對比於案子的邏輯推理,嘉賓中間的撞擊才算是這一環節的關鍵。

到第二季,觀眾們對明偵的方式較為瞭解後,綜藝節目的內容也進一步豐富。從第二季的案子名字和內容看來,這一季的綜藝節目中不缺經典IP的影子。例如“恐怖童謠”與愛葛莎·克利斯蒂的《無人生還》關係甚密,“午夜列車”與《東方快車謀殺案》類似……

但伴隨著綜藝節目的發展趨勢,絕大多數觀眾們歷經很多年磨煉,早已十分瞭解綜藝節目的遊戲玩法和招數,尤其是到第三季,在“劇本遊戲”遊戲的玩法下,封閉式的自然環境、重合的犯案技巧、乍一看沒有關係其實盤根錯節的人物角色,全是觀眾們嚮往的生活。

這也讓《明星大偵探》邁入了第二次的調節。這一時期,欄目組也確實煞費苦心、擴張腦洞大開。時空穿越、平行世界、盜夢空間、蝴蝶效應,各種各樣奇特的原素五花八門,能夠 說成僅有觀眾們意想不到,沒有綜藝節目做不到。

到第六季,經歷過低谷期的《明星大偵探》,再次重歸了針對臺本的寫作。對比於異想天開的本格推理,這一季邏輯推理、邏輯性、證據鏈都人眼由此可見地更加側重具體性。

從前三季高度重視邏輯性的古典風格本格派推理,到四、五季劇情詭異的變格派,再到現如今體現社會問題的社會派,雖然三次重做轉變不一,但細細品味這檔綜藝節目六年間的沉浮,或是能夠 品出去一個顯著的發展趨勢——更為重視邏輯推理這一原素。

轉型也許並並不是一個老綜藝節目“長命”的唯一方式,但其使用者評價的變化,也在一定水準上宣佈了觀眾們的審美觀喜好。

說到底,針對邏輯推理類娛樂節目來講,其著力點仍取決於“邏輯推理”。《萌探探探案》將“萌”擺在首位,“偵探”其次無可非議,但若它只不過是“實景拍攝版《王牌對王牌》”,那麼在下面這次網路綜藝“劇本遊戲”的大比拼中,會獲得如何的結果,也許就顯而易見了。